第五百零七章 鸿蒙葫芦藤_洪荒第一鸦
话本小说网 > 洪荒第一鸦 > 第五百零七章 鸿蒙葫芦藤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零七章 鸿蒙葫芦藤

  众小醒来,吴天看向了龙力。

  龙力很自觉,也很淡定。

  他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吴天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第一次讲道。

  不过是不是第一次,已不重要。

  龙力开讲,吴天听道。

  在场要说,谁对龙族大道理解最深。

  那一定是吴天。

  便是讲道的龙力在高度上也不如吴天。

  当然在专精和精深上,吴天是肯定不如他的。

  吴天听得仔细,偶尔也会会心一笑。

  这是他有触动,这里讲得极好。

  现在能触动他,已经很不容易了。

  龙力之后是红云,红云之后是鲲鹏,鲲鹏之后是弑神。

  这个流程在东海已经预演过了。

  不过那是在一万年前,他们同游东海之后。

  一万年后的今天,在西方,加上两个晚辈,他们再次讲道。

  他们在一万年后重聚西方。

  这缘法还真是奇妙。

  缘聚缘散,大概多是如此。

  最后一讲,还是吴天。

  这还是吴天第一次在西方讲道。

  说来也惭愧,他虽出身西方,第一讲,第二讲,却都贡献给了东方。

  那第一讲,可是天地第一讲,也是他跟红云第一次讲道。

  距今恐怕有十万年了吧?

  即便不足,也不远。

  吴天讲道,也没有藏着掖着。

  西方众生皆可闻。

  天降异彩,地涌金莲,那不用说。

  自家的天地还能不给他捧场。

  更何况,混元讲道自有气象。

  而且还是大气象。

  须弥山,准提接引朝魔罗福地方向一礼,盘膝坐下听道。

  这已是他们第二次听吴天讲道。

  他们曾跨越山海去东方听吴天讲道。

  两人的求道之心,可谓甚坚。

  也算是洪荒一极。

  不计荣辱,他们就是要求道。

  说句有大毅力,绝对不为过。

  吉婆娑,有一个男人走出了楞伽。

  他眼眸深邃望向魔罗福地方向。

  男人闭上了眼睛,圣火在他身后熊熊燃烧。

  过往的无尽岁月在他心中一一掠过。

  有辉煌,有鼎盛,有欢喜,有悲伤,有悔恨,有愤怒,有绝望……

  但一切,都归于平静,都过去了。

  而他,再也不会被那些情感所左右了。

  他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十万大山,六盘山现世。

  沉睡了一万年之久的盘王老祖睁开了眼睛。

  他轻轻喃喃:“这是回来啦?”

  然后他一瞬坐起,眉眼皆笑。

  盘王一瞬消失。

  出现在魔罗福地小天峰,无声无息落座。

  吴天讲道没有停下,也没有睁开眼睛。

  但他嘴角却浮现出了一抹苦笑。

  说不要打扰他的是他。

  最终打扰他的还是他。

  也是他思虑不周。

  把他给忘了。

  在坐无论大小都沉浸在吴天的大道中,没有发现小天峰听道的多了一人。

  十万大山风蛊一族,以两个青年为首,面朝魔罗福地,静坐听道。

  中央大地,人族一众黄金始祖出关,对着魔罗福地方向大礼参拜,其中一男一女,双目含泪,最为激动。

  人族青桑祖树震颤,摇曳,青光照耀天地山河百万里。

  它主人,那个亲手种下它的少年,它又听到了他的声音。

  西方之西,月光精灵一族也是如此,月光映照天地,天上一轮月,人间一轮月,月光精灵一族在大祭司的带领下叩拜,叩拜她们的父神,他们的造物主。

  一个少年,化作白马,对天长嘶鸣叫,他的眼里,已满是泪水。

  九天十地,无量魔众,对着魔罗福地,叩拜魔祖!

  西方所有黄金种族的老祖纷纷出关,带着族中儿孙后辈,叩拜。

  西方诸山,诸水,一切大能,大神通者,都向魔罗福地方向行礼,然后坐定听道。

  整个西方,无量量众生,都在听道。

  聆听他的讲道。

  四部吠陀经飞出竹楼。

  围绕着他转动。

  散发出智慧,光明,黑暗,奥义。

  吴天讲道由浅到深,众生皆可闻。

  当不可闻时,那便是不可闻。

  吴天讲道百年,最后能闻之人已经寥寥无几。

  便是近在咫尺,小家伙们也已不可闻。

  大道希音,大象无形。

  一切都归于平静。

  除了寥寥数人,西方众生都以为吴天已经讲道结束了。

  他们认为吴天讲道结束的时间,各不相同。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

  不可闻,就是不可闻。

  极北汪洋里的玄龟,打盹,还在听。

  须弥山上接引梦里也在听。

  吉婆娑的男人,站着在听。

  神山之巅,黑袍帝释天,双目紧闭,也在听。

  倒悬山中,颠倒在听。

  魔罗主峰,那人嘴角含笑坐在黄中李下,他和小李都在听。

  红云在听,弑神在听,鲲鹏在听,盘王在听。

  龙力小白,勉强也能听。

  唯独东方之人,不可听。

  便是鸿钧也听不到。

  就是这么的狭隘。

  百年讲道。

  这是吴天的补偿。

  对西方众生的补偿。

  百年讲道,龙力和小白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好了。

  他们反而有些不习惯。

  西风,清竹,颠倒,小李,那人的眼睛,也都好了。

  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好的,睁开眼睛就好了。

  西风少年嘟囔了一句,他还有些遗憾。

  但唯有吴天,没有睁开眼睛。

  他一直等最后一个人醒来。

  他才开口道:“吵醒老哥哥你了。”

  盘王摇头,“并不曾。”

  “听你此番讲道,可抵万年沉睡。”

  吴天展颜:“那就好。”

  这个时候,不管是发现盘王的还是刚发现盘王的,该见礼的见礼,该拜见的拜见。

  这里除了吴天跟弑神,其余包括鲲鹏跟红云,可以说都是盘王的晚辈。

  他们也都执了晚辈礼。

  见过礼后,众人回座。

  吴天说道:“盘王老哥来得正好,今日聚会正缺你一人。”

  众人恍然,连连点头,是极,是极。

  经吴天提醒,他们才发现,少了一人,如此才圆满。

  “那老哥也来补上这一讲?”吴天提议。

  盘王却摆了摆手道:“一万年都在沉睡,没有什么好讲的。”

  众人还要在劝。

  盘王说道:“该讲的,一万年前,都讲过了。”盘王坚决不讲。

  其实,是他觉得,吴天就该为最后一讲。

  他在吴天之后再讲,不合适,也不恰当。

  这样正好,盘王伸手:“拿酒来!”

  大家见盘王心意已决,也不再劝。

  吴天拿出了酒,一壶又一壶。

  红云拿出了火枣,万年来他的火云宫中可结了不少。

  他一股脑都给拿了出来。

  小家伙们对火枣可是情有独钟的,尤其是对这先天火枣。

  抓起一个塞进嘴里,喀嚓,喀嚓!

  满场都是喀嚓声。

  在座谁没吃过红云家的火枣?

  那就不是红云的朋友。

  小朋友大朋友老朋友,都是朋友。

  前提是,你得先吃过红云家的火枣。

  火枣就酒,越吃越有,还大补。

  至于说火枣泡酒,可以吃进肚子里,再泡嘛!

  故友重逢,自有一番喜悦在里面。

  喝着喝着,红云忽然心中一动。

  他迟疑了一下说道:“好像一物与我有缘,即将出世。”

  吴天心中一动道:“好像有一物,也跟我有缘,不如一同前往。”

  红云大喜:“真的?”

  吴天点头。

  然后他们起身,吴天对众人道:“你们先坐,我们去去就来。”

  其余三人点头,他们和众小一样好奇。

  不过屁股却没离席,因为他们并未感觉到。

  没有感觉到,即是无缘,无缘,便不便前往。

  所谓灵宝有缘者得之。

  他们去了又是怎么一回事?

  灵宝算谁的?

  不好说,也不好办。

  红云和吴天来到昆仑山下时。

  已经来了不少人。

  此地主人,老子,元始,通天。天庭两人,帝俊,女娲。

  一株葫芦藤,碧绿如玉,又蒙着鸿蒙神光,鲜翠欲滴,又神秘莫测。

  葫芦藤上结有七个葫芦,紫金,紫红,紫白,紫黄,紫青,紫绿,紫黑。

  七个葫芦,带着蒙蒙鸿蒙神光,一看就不是凡物,也不知从何而来,又从何而生,又不知多少年才长成!

  红云一看到第二个紫红葫芦,就再也移不开眼睛,紫红葫芦摇曳,也好像在跟他打招呼。

  至于吴天的到来,最后一个最小,发育也好像不完全的紫黑葫芦似乎动了一下,也似乎没有。

  至于其它葫芦,安静如鸡。

  就连葫芦藤都做出了要跑的架势。

  吴天却站在最后面,只是淡淡一笑。

  红云到来,或许众人还没有感觉。

  甚至有些连眼皮都懒得抬。

  但吴天一到,所有人的心神都是一紧,包括帝俊。

  原本老神在在闭目养神的老子,一瞬睁开眼睛,与两位师弟对视一眼,上前见礼。

  帝俊上前,女娲默默跟在身后。

  这个时候,大家都很懂礼数。

  没有一个傲慢的。

  都很谦虚谨慎。

  吴天只是笑着微微点头。

  他连眼睛都没睁开。

  算是彻底无视了在场所有人。

  但没有人有意见。

  吴天一言不发,他们也不敢擅自开口,打扰他清净。

  都默默行礼,又默默退去。

  但一个个还是神经紧绷。

  至始至终,红云都被他们无视了。

  无视的彻头彻尾。

  大概是因为他站在吴天身边吧。

  都礼敬了正神,把他这个道友给忘了。

  吴天没有说话,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都安静的等着。

  这个时候,有一人叫鸿钧,在紫霄宫中,眉头微皱正紧盯着吴天。

  尤其是吴天紧闭的双目。

  吴天双目紧闭,只不过他嘴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

  斗转星移,日月更替。

  一天一天,在众人头顶过去。

  黎明,黄昏,黄昏,黎明,斗转星移……

  七人仿佛天底下的七尊石像,一动不动。

  极富耐心。

  而紫霄宫那位,耐心也极好。

  就那么一直看着,盯着。

  直到第一个葫芦紫金光芒大盛,清香扑鼻。

  除了吴天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但却没有人伸手去摘。

  老子犹豫片刻,回头一礼道:“前辈,这个葫芦与我有缘。”

  吴天点头,没有说什么。

  老子松了半口气,又一礼,回头深吸一口气,上前去摘那个紫金葫芦。

  葫芦到手,老子一颗心彻底放下。

  但在下一刻,老子最不想听到的一个声音响起:“拿给我看看。”

  老子的心往下一沉。

  元始跟通天脸上出现了怒容。

  不过元始的怒色一闪即逝。

  而通天却握紧了手里的青萍。

  吴天没有看到。

  因为他闭着眼睛。

  但没人相信。

  老子对两人摇了摇头。

  将葫芦送上前来。

  吴天接过。

  葫芦一动不动。

  不敢有丝毫不满和异动。

  吴天手握葫芦,不再说话。

  没说还,也没说不还。

  老子站在一边不作声。

  他没有要,也没有走。

  紫霄宫中,鸿钧眉头皱得更紧。

  他手指动了动,还是忍住了。

  头顶又是斗转星移,日月如梭。

  除了吴天和红云,其余却都是忧心忡忡。

  各有各的思虑,各有各的担忧。

  红云则是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葫芦。

  因为下一个要成熟的便是他的葫芦。

  红云一点都不担心吴天会抢他的葫芦。

  所以他此时眼里心里只有那个葫芦。

  心里只有火热,而没有担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uaben8.com。话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uaben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